特斯拉的未来,可能取决于对威廉?杜兰特的解读

  • 日期:01-13
  • 点击:(1153)


马斯克在最近披露给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特斯拉正在彻底重组管理层,实施扁平化管理体系,以应对大量高管离职带来的不稳定性。”“模型3的大规模生产远低于预期。管理层离职和安全事故频发的消息导致摩根士丹利再次降低了对特斯拉的长期运营利润率预期。如果每周产量不能迅速达到5000辆,并且没有新的大规模投资,特斯拉可能无法在2018年生存。

在这个关键时刻,除了提高产能、拓宽产品线、提高管理效率和控制风险的老生常谈之外,特斯拉还能从外部学到什么?

硅谷企业家教父史蒂夫布兰克(Steve Blank)最近写了一篇关于威廉姆杜兰特的故事,他说特斯拉的未来和马斯克在其中的角色应该基于20世纪的汽车历史。

geek park将全文排列如下,但有删除部分。

一位企业家创办了一家公司,并把它变成了收入100亿美元的世界级企业,但他的最终结果是被解雇了,他的继任者提出了“现代公司”的概念。这位继任者是著名的企业家和商业创新领袖阿尔弗雷德斯隆。你可能没听说过这个企业家的名字:威廉姆杜兰特。如果我们想更好地理解特斯拉的未来和马斯克在其中的角色,我们需要从与杜兰特和斯隆密切相关的20世纪汽车历史这段时期开始。

阿尔弗雷德斯隆和他的“现代公司”理念

从1923年到1956年,汽车工业成为美国的支柱产业之一。在此期间,斯隆是通用汽车公司的总裁,被誉为世界上最著名的商人。

如今,当人们谈论美国时,他们大多谈论斯隆、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斯坦福大学斯隆项目、斯隆/纽约凯特琳纪念癌症中心。斯隆的书《我在通用汽车的岁月》虽然写于半个世纪前,但仍然是一本经典的商业书籍。

彼得,管理学大师?德鲁克曾在他的书中写道:斯隆是“第一个知道如何系统管理一家大公司的人。从1923年斯隆成为通用汽车公司总裁开始,他就着手制定公司的经营战略、衡量标准,而最重要的一点是分权原则”。

1920年,当斯隆刚刚为通用汽车工作时,他意识到基于职能(销售、制造、分销和物流)的集中管理结构不适合通用汽车不同产品线的管理。他借鉴杜邦公司的第一个管理实验,用业务部门取代职能部门,并将权力分配给各个业务部门(雪佛兰、庞蒂克、奥兹莫比尔、别克和凯迪拉克)。各部门专注于日常运作,部门经理负责部门的盈亏。斯隆精简了直接管理的员工规模,重点是公司决策、财务和规划。斯隆要求所有部门开始系统的战略规划。现在看来,按业务部门划分的组织结构非常普遍,但在1920年,除杜邦公司外,几乎所有大公司都依赖职能部门。

现代的营销策略

1923年,福特汽车是美国汽车业的领导者,占据了60%的市场份额,而通用汽车仅占20%。福特T型车售价260美元(相当于目前的3700美元)。斯隆意识到通用汽车无法打价格战,但采取了多品牌战略来区分品牌,并为不同群体设定从低到高的价格。在同一品牌下,也有不同的价格模式。

最初的意图是保持消费者的忠诚度。当消费者购买更多高端车型并升级消费时,通用汽车也每年发布新车型,以保持消费者对通用汽车品牌的忠诚。就像苹果现在每年更新的做法一样。

到1931年,凭借先进的财务管理系统、精确的品牌定位和产品线战略,通用汽车的市场份额占到了整个市场的43%,而福特的市场份额下降到了20%,前所未有。

斯隆让公司管理成为一种职业。这种职业最有代表性的例子是通用汽车一直在实施的模式。

通用汽车和特斯拉是什么关系?

我们在文章开头提到斯隆不是通用汽车的创始人。他创办了一家小型轴承公司,名为ac

然而,是谁在1904年创立了这家公司,并在16年后逐步将其建成“汽车帝国”?为什么没有慈善机构、商学院或医院以这个人的名字命名?他到底怎么了?

通用汽车公司的创始人是威廉姆杜兰特,他在20世纪初从事运输业务,每年生产15万辆马车。1904年,当他第一次在密歇根州弗林特看到一辆汽车时,他预见到“未来的交通方式将由内燃机驱动,这将是一个颠覆性的变化。”

杜兰特从运输公司套现,购买了别克,一家“问题重重”的汽车初创公司。由于杜兰特的强大动力和远见,别克在1909年成为美国汽车行业销量第一。

踏入新的汽车领域,杜兰特不断探索企业发展的商业模式,提出汽车公司应该为消费者提供多种品牌的愿景。同年,他收购了三家小公司:凯迪拉克、奥兹莫比尔和庞蒂克,这些公司与别克合并成立了一家名为通用汽车的新公司。他认为公司的成功需要纵向资源整合,因此他收购了29家零件制造商和供应商。

第二年,1910年,问题出现了。杜兰特是一位杰出的企业家,这是毋庸置疑的。然而,整合公司和供应商是一个难题。除了经济萧条,通用汽车在收购后还有2000万美元(相当于现在的2.5亿美元)的债务,这使得公司陷入资金短缺的困境。杜兰特的投资者和董事会“解雇”了他创办的公司。

许多人认为故事已经结束,但他是“杜兰特”。第二年,杜兰特和路易雪佛兰联手创办了另一家汽车公司。五年后,雪佛兰已经成为通用汽车的强大竞争对手。1916年,在皮埃尔杜邦(pierre dupont)的帮助下,杜兰特使用雪佛兰重新获得了通用汽车的控制权,并东山再起。他再次接管通用汽车,合并雪佛兰和通用汽车,收购费舍尔和弗雷德尔,建立通用汽车的融资部门,赶走六年前解雇他的投资者。

杜兰特在通用汽车公司又度过了辉煌的四年,但是到了1920年,经济受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影响,汽车销量下降。与此同时,库存堆积,资金短缺。1920年春天,该公司不得不向银行借款8000万美元(相当于目前的10亿美元)。尽管他周围的每个人都相信他的远见和筹资能力,但杜兰特的个人主义伤害了整个公司。他没有优先权,找不到时间与相关人员沟通,当他们抱怨公司一团糟时,他解雇了他们。除了依靠杜兰特筹集资金,整个公司没有其他财务控制。

公司股票暴跌,董事会再次将杜兰特踢出通用汽车(市值100亿美元)。然后斯隆接过指挥棒,指挥通用汽车公司接下来的30年。杜兰特试图建立他的第三家汽车公司,但在1929年大萧条时期破产,并于1931年关闭了该公司。

从1920年杜兰特被解雇的那一天到接下来的半个世纪,美国商业被一种“斯隆式”的管理模式所主导。100年后,杜兰特的精神将在硅谷重新点燃。马斯克预见未来的交通方式将不再依赖内燃机,并将建立下一个伟大的汽车公司:特斯拉。

特斯拉的未来岁月

马斯克坚信改变未来。消费者和华尔街都相信马斯克的愿景,他能够筹集数百亿美元来实现他的伟大愿景。

马斯克有杜兰特的许多特征。两人都是汽车行业的先知、创新者和从业者,但他们和杜兰特有着同样多种多样的兴趣。麝香也有“广泛的兴趣”。他不仅是特斯拉的CEO和产品架构师,监督所有的产品开发、制造和设计,而且还是SpaceX的CEO,领导火箭和航天器的研发和制造。他还是镗孔(隧道公司)的创始人,也是开放人工智能和神经灵克的共同创始人。

这些公司都致力于各自领域的颠覆性创新,马斯克一天只有24小时。角色的不断变化只能表明你在每个领域都是高手,而不是专注务实的首席执行官。

有远见的企业家的“共同缺点”是,一旦你证明对手是错的,你就会说服自己所有的判断都是有先见之明的。继S型车成功之后,特斯拉的下一辆车是X型车,一款运动型多功能车。马斯克想加入一些奇特的元素,这对许多制造商来说是一场噩梦。最终,所有不同意这一决定的高管都离开了公司,包括制造S型车的高管。该公司后来承认自己过于傲慢。

富有远见的企业家面临的“挑战”是,当公司转型需要公司执行时,他们很难专注于当前的实际问题。在第一季度收益会议上,马克思向三位分析师抱怨,对投资者所关心的产能和现金流问题没有任何担忧。模型3试图简化制造工程,不使用现有的装配线。马斯克说:“制造制造机器的机器是一个真正的问题,也是发展的潜力。换句话说,我正在考虑如何把工厂变成一种产品。”自动化导致了模型3生产的瓶颈,影响了模型S和模型X的生产。后来,马斯克也承认过度自动化是他的错。

睡在工厂的地板上解决自己造成的问题不是企业成功的标准标准。事实上,这是由有远见、没有执行力的企业家造成的混乱。

马斯克比杜兰特幸运。他已经延长了任期,如果他将公司市值从500亿美元增加到6500亿美元,他将获得26亿美元的补偿(以股票期权的形式)。马斯克做了乔布斯和贝佐斯做的事情,打破了停滞不前的商业模式,永远改变了行业的发展轨迹,吸引了消费者和金融业的注意力。每个世纪都会有相似的天才,他们有独特的远见卓识。然而,很少有人能把天赋和技能结合起来。特斯拉犯的每一个错误都会消耗马斯克愿景给公司带来的优势。特斯拉曾经开拓了一个新市场,在电池技术、增压器、自动驾驶和远程升级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它曾经处于无与伦比的领先地位,但现在这些优势正在慢慢丧失。

这26亿美元的赔偿值吗?让其他人取代马斯克来领导特斯拉从一个前瞻性的行业先锋变成一个可靠的大规模汽车制造商会更好吗?

也许特斯拉需要一个斯隆。